心理案例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心理培训 > 心理案例 >

【案例分享】一例严重强迫和躁狂发作的高中生

来源:未知 作者:盟略 发布时间:2019-08-02 11:40

【案例分享】一例严重强迫和躁狂发作的高中生

  贝洁(化名),跟随父亲前来做心理咨询调整,她是一重点高中的高三复读生。确切的说,当时她已经是第二次复读了。因为严重的焦虑,引发强迫反应,第一年高考考砸了,连当年的一专分数线都没有过。这不是她的实力,平常她的成绩都在一本线以上的。

  贝洁中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市最好的重点高中,高一成绩一直保持保持在全校年级前50名内;高二成绩有所下降,但也保持在全校年级100名内。她说高一的时候感觉高考距离自己还很遥远,自己学习没什么压力,学习的时候会用心学,课下也会休息,周末也会和同学一起玩儿。虽然重点学校,管理都很严格,但自己总能找到给自己放松的途径。

  升入高二,一下子突然感觉高考距离自己很近了。老师也总是强调高二的重要性,说高一你们放松一下,现在努力还来得及,如果高二放松下来,高三再赶上来的可能性就极小。她的神经有一种突然的紧绷。自己再玩的时候,就有一种浪费时间的负罪感。看到其他同学都在争分夺秒的努力学习时,又担心自己成绩拉下,被同学超越。

  高三,又出现严重的失眠,越想睡着,越睡不着,导致第二天上课没有精力。上课越没有精力,越担心晚上睡不好。不但因为学习焦虑,也会因为失眠而焦虑。更加的焦虑,导致更加的失眠,形成恶性循环。一天下晚自习后,室友发现她在寝室不停摆放自己的鞋子,好像怎么摆都不满意,同学和她说话,她好像听不到一样,也不回复同学的问话。几双鞋子一直摆放了一个多小时,才停下来,然后又像往常一样和同学说话。自此以后,她只要回到寝室就要不停的摆放自己的鞋子,同学们为她的异常行为感到担心,就报告了老师。老师叫家长来学校把她带回家。

  父亲带她去医院精神科,通过心理测量被诊断为严重的焦虑症和强迫症,然后给她开了精神类药物,嘱咐按时吃药,并定时到医院复诊。父母担心她回到学校的紧张氛围,对康复不利,就给她请了长假。脱离学校的学习环境,在精神类药物的控制下,他的失眠有所缓解,强迫行为也有一定的改善。但是还是会失眠,还是会有强迫反应,除了已有的整理鞋子动作外,父母发现她做其他事情也会有重复动作,如反复关门,反复检查,只是时间没那么长久。

  她内心还是牵挂着学习,想回学校上课。父母认为在吃着药物,应该问题不会变得更严重,就同意她回到学校试试看。没想到她回学校后问题就变得严重了,而且她向父母反馈自己记忆力下降了,记忆变得困难,而且早上起不来床,上课犯困。(她的焦虑情绪并没有真正的化解,药物只是控制神经系统,而且精神类药物的副作用,损伤神经系统,也会引发记忆力下降,嗜睡等症状)。此种情况,学校担心出意外担责,不同意她住校。父母就在学校外租了房子,陪读,也和老师达成一致,因为她的情况特殊,可以不上早晚自习,如果坚持不下去可以随时请假。她时断时续的坚持学习,因为她的基础比较好,而且在高二的时候已经学完了高中课程内容,高三主要是复习了,她的成绩虽然下降不少,但考试成绩还基本上都在一本线内。父母认为,她的问题主要是学习压力引发的,无论怎样,坚持到高考,只要能考个二本就可以,进入大学后,学习就轻松了,也许问题到时候就自然解决了。没想到她高考时过度紧张,考砸了,最后连一专分数线都没有过。

  她不甘心读一个大专,而且还上不了好大专。在复读期间,问题更加严重了,虽然一直吃着精神类药物,家长也带着她从一个医院到另一个医院求治。她出现了严重的躁狂发作,不能学习,一看见课本就躁狂发作,身边有什么就砸什么。第一年复读高考期间,她在医院住院,没能参加考试。

  第二年又选择了复读,但只是去学校报了名,根本没法入学上课。躁狂发作也更加频繁和严重,已经严重到不能见任何带字的东西。她最喜欢的明星是李宇春,卧室里贴有很多李宇春的海报,因为海报上有字,她就把海报全撕掉了。

  前来心理咨询调整的时候,不能写字,写字就躁狂发作,摔笔,没法填写咨询预约表;稍微沟通几句话,就烦躁不安,不断的走来走去;更不能提到任何和学习相关的内容。她本心并不想发作,但遇到稍微的刺激,她控制不住自己。好在她自己愿意改变,家长也对我信任,采用自然享受主义感知疗法,让她慢慢放松下来。两周以后,她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了。在咨询室里,弹起了她最喜爱的吉他。又过了一个月,她能接受学习了。然后跟随带老师一边进行心理调整,一边调整学习心态与方法。三个月后,她有信心回学校上课了。高考临近时,她又有些焦虑了,就又到咨询室做了几天的调整,高考她考入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scmenglue.com/xinli/zixunanli/332.html